新闻资讯 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内容
美国政府会破产吗? 其实债务高昂也是一种保障
日期:2011-05-03 浏览:2492次
 即便白宫差点关门,美国的债务屡创新高,美国民众却依然享受着殷实的购买力和相对较廉价的生活消费,借债消费格局似乎依然能够正常运转。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蒋旭峰发自华盛顿 美国会破产吗?在这个充满了悬念、诧异和攻讦的预算之春,这个自打金融危机后就被问了很多次的问题,显得无比现实:4月18日,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历史上首次将美国AAA级长期信用评级的前景从“稳定”调降至“负面”。


  标普的举动很容易让人想起一年多前,希腊、西班牙等欧洲国家的遭遇。这些国家的破产危机就是在标普等评级机构的推波助澜下愈演愈烈的。


  那么,美国会是下一个吗?


  白宫险些关门


  这个春天,对于白宫来讲,多少有点冷雨敲窗的味道。


  每年春季,华府樱花节都会吸引成千上万的游客纷至沓来,大华府区的很多酒店价格甚至会猛涨五六成。但在今年,樱花频遇冷雨,天气反常,作为樱花节高潮部分的樱花节大游行到4月9日举行前的深夜还未最终确定路线。


  来自弗吉尼亚州一所中学鼓乐队的几位学生告诉记者,4月9日前的几天,他们接连得到不同版本的通知,告知游行有可能举行、取消或是移师他处,让这些已经为游行练习了几个月之久的鼓乐队员们倍感受挫。


  此非虚言,因为白宫门前宪法大道上的一段属于国家公园管理,白宫今春因为民主党与共和党人的预算、赤字之争险些重现1995年关张的一幕。


  如果政府关门,美国约200万文职雇员中大约80万公务员将“放大假”,进入待岗状态,没有薪水;中情局会“相应地精简”;申请新福利的人会面临延期;申请签证和护照的人会面临延误;食品和药品的部分国家检查人员暂时停工;小企业申请贷款会受影响。


  与此同时,所有国家公园、史密森学会博物馆等都将关门,大多数政府部门网站将停止更新。


  这一警报直到4月8日深夜11点两党宣布达成临时预算协议才算解除。


  4月9日恰好也是白宫举行的春季开放参观日,记者从负责发票的多位国家公园工作人员眼中看出故作镇定的神情。尽管上万慕名而来的国内外游客8日夜里都在惴惴不安地等待白宫翌日是否关张的消息,但当记者问及这些工作人员前夜心情是否紧张时,神经敏感的他们都表示不愿谈白宫关门这种理论上的可能性。


  大都健谈随和的美国人变得如此拘泥,或许是得到了家丑不可外扬的“封口令”。


  马上就超限额


  不谈家丑不代表着家丑不存在,更不代表美国联邦政府每分钟要借款超过200万美元的运营现状马上可以逆转。


  常见的驴象预算之争今年之所以会演变成为旷日持久的恶战,除了有新科当选的87名共和党议员改变了国会山的话语风向标之外,美国公共债务总额逼近“联邦政府信用卡”的额度上限亦是导火索。


  经济衰退和多年的赤字财政政策使得美国的公共债务不断累积。目前,美国公共债务总额已超过14.27万亿美元,离国会批准的14.29万亿美元上限仅在毫发之间。盖特纳4月4日在写给国会领导人的信中言之凿凿地说,美国公共债务总额最迟将在5月16日之前达到国会批准的上限,如果国会不能提高债务上限,将给美国经济带来比金融危机更严重的动荡。


  盖特纳日前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等媒体采访时又强调,如果国会拒绝上调美国国债上限,政府开支将面临大范围停止、延期或受限,从而影响到军饷、退休金、社会福利和医疗保险等领域,这将给众多美国家庭带来冲击,美国的借贷成本将大幅攀高,这种灾难性的局面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对于这一警告,有美国民众认为恰逢其时,也有人认为是亡羊补牢,还有参议员吉姆·德明特等共和党人认为是夸大其词的政治烟雾弹。


  客观而论,在过去50年间,美国国会已将“联邦政府信用卡”的消费额度上调了74次;在2008年和2009年,美国“联邦政府信用卡”的额度上调频率更是达到了每半年一次,本次白宫要求国会上调“联邦政府信用卡”额度已是奥巴马任内的第四次。本属华府稀松平常之事,如今则由于在去年中期选举后“信用卡发行公司”“董事会”的更换而变得波诡云谲。


  但与美国联邦政府债务不断走上坡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美国民众的家庭债务近年来倒是不断下滑。美联储的数据显示,2010年包括住房贷款、信用卡借款等在内的美国家庭总债务额连续第二年下跌,当年美国民众家庭的总债务额比2007年已经下降14个百分点,创下六年来的新低。


  与此同时,美国民众的储蓄率目前稳定在5%左右,超过金融危机前的两倍有余,显示出较多美国民众从金融危机中学会了未雨绸缪。


  债务高,破产难


  关于白宫和地方政府破产的新闻在美国内外不绝于耳,警报声不得不防,但中间也不乏夸张的水分需要剔除。


  最让人担忧的是包括财政部发行的短期、中期、长期国债等在内的联邦政府公共债务。


  财政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在美国14.27万亿元联邦政府的公共债务总额中,外国债权人持有的美国国债总额超过4.61万亿美元,占比超过32%,这一比例虽然低于10年前、即2001年3月份的40%,但不要忽视,近月来两党预算和赤字大战如火如荼,日本等国家却依旧连续增持美国国债,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等高官唱多美国国债,也从一个角度说明美国国债仍为当前全球较有吸引力的投资渠道。


  如果跳出美国负债警铃频响的思维圈囿,我们会发现尽管美国联邦债务高企,美国民众却享受着殷实的购买力和比西欧、北欧、日本等发达经济体相对较廉价的生活消费。这表明美国借用全球金融、经济霸主地位,继续占有他国的资本和劳动来满足本国负债消费的局面短期内难以逆转;民主党和共和党人数十次上调国家信用额度,也说明借重美元红利捍卫美国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这种负债消费格局是美国政治和经济界精英的共识。


  去年,关于美国地方政府破产的新闻也时而见诸报端。


  美国各州、县和城市发行的大约3万亿美元的地方政府债券市场,历史堪与美国建国史比肩的地方政府债券对市政建设和公益服务等项目发挥着重要的输血功能。


  不过,美国地方政府债券因为去年有金融分析师梅瑞狄斯·惠特尼等人预测今年有50~100个地方政府债券将违约、数额高达数十亿美元而引发公众担忧,一些人士开始预测美国地方政府破产。


  诚然,金融危机重创的美国房地产业和民众消费信心至今尚未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美国全国城市联盟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由于居民消费谨慎和房产价格缩水,地方政府主税源的房产税和消费税不振,美国87%的城市2010年出现财政吃紧的状况,48个州面临相同困境。但是,美国预算政策研究中心的资深顾问伊丽丝·拉夫指出,自从大萧条时代以来,美国没有一个州的地方债券出现过违约,过去40年间只有四个城市和县发行的地方政府债券出现过违约,去年全美城市债违约总量28亿美元,不足3万亿美元市场大盘子的千分之一。


  伊丽丝·拉夫等专家认为,美国城市债的违约率比美国公司债在经济繁荣期3%左右的违约率要低得多;况且,债券毕竟是一种中长期融资渠道,美国当前20年期的城市债年收益率不到4.3%、30年期的城市债收益率不足4.8%,即地方政府每年要负担的仅是总借款额不足5%的利息成本;此外,在美国如果出现了城市债违约的风险,州政府往往会介入提供财政支持,这也有先例可循。


  同时,必须看到,美国地方政府的财政整顿步伐当前比美国联邦政府更超前、更果敢。


  政治消息


  债务高企,却仍尚无破产之忧,标普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的前景展望就显得有点蹊跷了。


  报告本身并没有什么可质疑的,美国财政赤字高企、风险不断上升以及政府减赤政策不明朗都是事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近来还曾用更凌厉的语气批评过美国政府未能及时推进财政整顿措施,美国赤字高悬已是老大难问题而非新话题。让人费解的是这则声明发出的时间:4月17日盖特纳刚刚接受多家美国电视媒体采访,信誓旦旦地说共和党人刚在白宫告诉奥巴马说会提高国债上限,这是他亲耳所闻,提高联邦政府举债上限已是十拿九稳的事了。


  在美国经济基本面向好、财长公开许诺等短期、中长期因素似乎好转的背景下,一家纽约的美国评级机构为何不合时宜地选择在周一宣布这则消息,背后的玄机暂时或者永远都不会为人所知。但不要忘记,纽约联储前主席盖特纳刚在电视上刚给市场服下定心丸后,马上就有共和党重量级议员出面表态,继续抛出要将提高国债上限和减少政府开支“捆绑”的老论调,想要将局面复杂化之后好浑水摸鱼。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将标普的这则声明解读成为向共和党施压的政治表态倒是可以解释得通。


  当全世界都在从美国是市场弃婴的视角来解读调降消息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布拉德·德隆19日给出了另类解读。他在《金融时报》上撰文指出,消息分新消息、旧消息、没有信息量的消息和政治消息四种,这次的消息当属政治消息。


  布拉德·德隆分析道,如果这是一则真消息的话,那么美国股市应该下跌,美元应该贬值,美国国债的名义收益率也应上升;但市场的反应并非如此,尽管当日股市应声下跌,但美元并未马上走软,美国国债收益率也未上升。


  记者这几日跟踪市场走势后发现,加上当周首次申领失业救济人数下降、苹果等企业营收喜人等因素作用,本周美国股市在18日下探之后,19日至21日连续三日上扬(22日休市);到4月26日,纽约三大股指均创下了多年来的收盘新高。财政部的数据显示,即便是在调降消息公布的18日,美国10年期、20年期和30年期的国债收益率都没有上升,反而出现微降,本周美国国债的走势平稳,让人感觉这则消息似乎已提前被市场消化了。


  标普的政治“猫腻”


  美国三大评级机构与美国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用不同的标准来衡量不同国家的信用等级,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宋媛发自北京 “我们生活在两个超级大国的世界里,一个是美国,一个是穆迪公司,美国可以用炸弹摧毁一个国家,穆迪可以凭借信用降级来毁灭一个国家,有的时候两者的力量说不上谁更大。”曾获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弗里德曼说。


  不过,若是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发生矛盾,结果会如何?


  很少有人探讨这个问题,因为这几乎不存在发生的可能。即便是和穆迪齐名的标普在4月18日时将美国AAA的主权信用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之后,也不意味着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将会发生什么。


  大公早给美国降了级


  其实,对于美国的信用等级,中国民营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简称“大公”)在去年就已经调降了。


  去年7月,大公发布首批50个国家信用等级报告,将美国本外币信用等级评为AA,低于中国的信用等级。当年11月9日,大公发布美国跟踪评级报告,将其本、外币国家信用等级由AA调降至A+,展望均为负面。


  “美国在金融危机之后,并没有展示出经济复苏的前景,从国家偿债能力上看,不可能有提升。这轮美元贬值的行为,更加证明其国际实际偿债能力进入崩溃边缘,所以美国政府才采取不得已而为之的货币贬值行为,进行债务输出。作为政府,其偿债意愿也大打折扣。这是我们调降其级别的主要原因。”大公董事长关建中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他向记者透露,美国三家机构的评级规则是,一个国家的主权信用等级,是国家所有经济体的最高信用等级,这意味着如果调至AA,那么美国所有的企业等级都不得高于AA,便会影响美国整体国家的融资能力。因此,关键中认定标普是在维护美国的核心利益。“金融危机前后,对评级机构都是挑战,但三家机构均在第一时间保持沉默,用意显而易见。”


  “中国是美国的债权国,但是美国给中国的评级却为A级,级别比美国低这么多,太荒谬了!”关键中难掩气愤之情。


  负债多凭什么信誉高?


  实际上,美国三大评级机构与美国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用不同的标准来衡量不同国家的信用等级,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也是经常引起争议的重要原因。


  一个最著名的例子是:2003年,德国施罗德政府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说“不”。结果,包括德国最大的钢铁制造商蒂森克虏伯公司在内的一些德国企业信贷评级被标准普尔降至垃圾级,股价跌至历史最低。而澳大利亚全力支持美对伊战争,标准普尔将澳外汇债务评级升至3A级。德国金融监管机构前总裁曾不满地表示,三大评级机构成为“不受约束的世界霸权”,并“主宰着全球市场”。


  而近两年,希腊、葡萄牙等国的欧债危机中,标普等评级机构起到的负面作用更是饱受诟病。


  业内人士介绍,通常情况下,评级机构在评定国家主权信用级别时会有一定的模式。由于要体现一国偿债意愿和能力,在进行评级时,除了要对一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趋势、对外贸易、国际收支情况、外汇储备、外债总量及结构、财政收支等影响国家偿还能力的因素进行分析外,还要考虑到金融体制改革等所造成的财政负担。


  不过,标准归标准,实际操作似乎是另外一回事。


  关键中介绍,国家信用评级,关系到整个全球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也是整个国际信用关系中最为重要的一种关系。“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来研究这个标准,甚至研究新的评级标准。我们发现,全球最大的15个债权国都是高信用等级,也都是发达国家,占有全球90%以上的信用资源,但是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又很低,尤其金融危机后都是负增长,是导致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的根源。”


  评级符号代表什么


  等级 偿还债务的能力 受不利经济环境的影响 违约风险


  AAA级 极强 基本不受 极低


  AA级 很强 不大 很低


  A级 较强 轻易 较低


  BBB级 一般 较大 一般


  BB级 较弱 很大 较高


  B级务 较大地依赖于良好的经济环境 很高


  CCC级 极度依赖于良好的经济环境 极高


  CC级 在破产或重组时可获得保护较小 基本不能保证偿还债务


  C级 没有


上一篇:日自卫队出动坦克 清除福岛核电站垃圾与障碍物
下一篇:数据显示高考生源持续降 部分高校面临生存挑战
© 2002-2018 peiming.com.cn - 仪征培明通用电子仪器厂    网站备案号: 苏ICP备11043944号    能动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电话: 0514-83432495、83412447、83423305    邮箱: yipeiming@peiming.com.cn    苏公网安备 32108102010008号